我叫程仁,22岁,是刚毕业的大学生,在家族的企业中做一个部门经理。
  女友名叫陆秋菊,是和我同年毕业的同学,1。6米的身高,娇好的面容,两片肥美的翘臀更是引人犯罪,唯一可惜的是只有A杯的小乳让人惋叹,可是在脱了精光后才会知道,小乳带来的是一种秀美的诱惑。
  (1。初卖)
  秋菊从小就喜欢养宠物,在我们毕业同居之后她第一时间就吵着我去买了一只雄性哈士奇,很直接的取名为「二哈」。
  刚买来的小二哈只有手臂大小,秋菊喜欢抱着它在腿上玩弄着,捏捏狗脸,抓抓狗毛什麽的。
  精心喂养一年后,手臂大小的小哈士奇长到了小腿高,秋菊又开始拉着二哈到处闲逛,或是抓着二哈的前爪「跳舞」。
  第二年夏天,二哈在溜完圈回来后总是表现的很躁动,胯间那红肠经常探出脑袋,有时还能看到一丝丝透明的粘液,粗心的秋菊却没发现这个情况,依旧喜欢抱着二哈嬉戏。
  而我在一边看着只穿着短短睡裙的她和被她拉起来的二哈胯间红肠直指着秋菊若隐若现的黑森林(不爱吹空调又怕热的秋菊,只能靠着真空来减少炎热的折磨了),总有些异样的悸动。
  「雄犬没有固定的发情期,但发情期中的雌犬分泌的性外激素能诱导雄犬发情。」某天我在宠物论坛上看到的信息让突然触动了我脑海里的某根神经。
  某个炎热的午后,秋菊趴在沙发上玩着手机,一双修长的大腿垂到沙发外,翘挺丰满的臀部在扶手上高高挺起,黑色的桃源在薄纱下若隐若现。
  不出所料,闷热的环境和无聊的游戏让她很快就进入了梦境,可身体还是保持着那个诱人的姿势,仿佛是在诱惑我做些什麽…我掀起秋菊的裙摆,看着那诱人的秘色,强忍着想要侵犯的冲动,轻柔的在她的股间喷下早已准备好的性外激素,然后再轻轻地往那紧致的甬道里抹匀,再去狗屋里解开二哈的束缚,最后躲进卧室,在床上找到一个可以看到一切的角度,假寐等着一切的发生。
  二哈果然没有令我失望,它一进入客厅就开始拼命嗅着什麽,最后将它那黑色湿润的鼻尖顶到了秋菊的股间,可以看见它那红肠开始慢慢地伸长,顶端分泌出一丝丝清亮的液体。
  冰冷的鼻头和火热的呼吸让秋菊微微一颤,却没有醒来,只是含糊地呓语了几句,二哈伸出舌头,开始在秋菊的股间和小穴上舔食着,很快我就看见秋菊的肉瓣上泛起了晶莹油光。
  二哈终于忍不住了,它一跃而起,把前身搭在了秋菊的背上,下体耸动着,红色的肉肠在秋菊的股间胡乱刺着,想要找到一个合适的洞穴。
  「二哈,你在干什麽!快走开!」
  这个举动终于惊醒了秋菊,她想要反身推开二哈,可娇小的她怎麽也反抗不了二哈的全力压制。
  「不要,老公…老公,救命啊!」
  二哈终于找对了入口,一根通红的狗茎深深的嵌进秋菊狭窄的甬道里,末端的蝴蝶骨卡在她紧致的门口让她无法挣脱异物的侵犯,半人高的身体压在秋菊的身上让她挣扎不得,秋菊慌乱地朝着正在假寐的我求救。
  「嗯…嗯…老公,快…快…」
  秋菊的声音开始出现了颤抖,不成文的短语里无法分辨她是在催促我快点醒来,催促二哈加快抽送的动作。
  二哈飞快地抽动着,就像是小区里那些公狗肏着母狗一样在秋菊的身上肆虐着,口里的唾液随着伸长的舌头滑落到秋菊的脊背上,而交合处的汁液喷溅着,随着二哈的动作在地上聚成了一片水洼,这场景甚是淫靡。
  「嗯,嗯,嗯,嗯…」
  秋菊开始不再叫喊,而是潮红着脸咬着嘴唇闭着眼,任由一段段音节从鼻腔中排出,平坦的小腹上隐约可以看见一个细长的突起在前后移动。
  我再也无法忍受这种淫靡了,胯间的肿胀让我无法继续装睡,我蹑声走到秋菊的耳边,轻轻的说。
  「骚货,二哈的鸡巴感觉怎麽样?」
  「老公,你…呜,呜…」
  秋菊听到了我的话语,惊异地睁开了双眼,我趁她没来的急说什麽,就握着她的头,讲肿胀的分身刺进她的嘴里,秋菊只是微弱地抵抗了一下,就开始默契地配合着我的抽送吞咽着。
  3p,是我一直梦寐以求的场景,可是占有欲强烈的我怎麽也无法接受秋菊在我眼前被肆意侵犯,可当换成了二哈,另一种变态的快感让我无法自拔,自己的秋菊的紧致洞穴被一个畜牲侵犯,而自己还能在她温润的口腔里肆虐。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