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绝峰以北,原本是一片渺无人烟的大竹林,不过后来这里用水泥建了一个大平台,然后台上又搭了一片以青竹为材的居所,然后又来了一群人,所以便渐渐便有了人烟。
  是夜皓月当空,竹影摇清,这竹屋外,十多名身穿少数民族服饰的女子静静地潜伏在住屋外面的草丛中。而他们身后的竹屋,则隐隐透出一些烛光,这个竹屋中却是十分的宽敞,陈设雅洁,桌上和架上摆满了金玉石玩,壁上悬着字画,床上被褥华美典雅,仔细看来居然有点皇宫中的派头,而就在这金玉满堂的深处,此时正卧着一男一女,男的剑眉星目,鼻如悬胆,一脸贼兮兮的笑容,却是那大华皇帝的生身父亲,天下第一丁林晚荣,而在他身边皓臂支颈的那媚态横生的成熟妇人,则是那当年艳名传遍江湖的白莲教教主安碧如。
  安碧如虽已是半老徐娘,但却因保养有术,一身媚肉却是诱惑十足,再加上此时只着一件紫色薄纱所做的小衣,更衬得她乳峰饱挺,楚腰娉婷,再加上那刚刚经历春风一度所带来的春潮,真真一个妍姿艳质的尤物。
  此时只见她玉体横陈,皓臂支颈,一只白玉似的纤手,放在自家小相公那健硕的胸膛上,温柔的抚来摸去,嘴儿凑在男人的耳边道:「小弟弟今个儿没有得偿所愿,可是心中郁闷」正仰面而躺,双臂枕头的林三闻言,自是不敢说出心中所想,只是舔着脸笑道:「哪里,仙子姐姐不在也好,正好让我与安姐姐共度良宵。」「这话要是让师姐听到,还不知道该如何伤心呢」安碧如自然知道自家小弟弟的心思,所以故作为自家师姐打抱不平,一只纤纤玉手不知何时又摸向自家小官人那杆刚刚才鞠躬尽瘁的命脉。
  说来此处所在原来是林三为安碧如和宁雨昔两人所建,一方面此处风景秀丽,一方面也不是没有存了榻上把玩一对师姐妹的心思,本来初时也是得偿所愿,宁雨昔纵然不愿,但耐不住有自家师妹做帮凶,勉强半推半就之下的被自家小相公得偿所愿,可是自从那次安碧如与千绝峰顶的温泉颠鸾倒凤之后,宁雨昔便死活不愿与在住在此处,搬到千绝峰顶,搭建了一处竹屋,而这处人间仙境自然而然的被安碧如纳入掌中,而林三只得过起了前半夜居于安碧如处,后半夜居于宁雨昔处的日子。
  「仙子姐姐乃大度之人,岂能因小弟的言语就不高兴呢」林三自然不会吃安碧如这一套。
  「是吗!你的意思是宁师姐很大度,姐姐我就很小气嘛……」安碧如这一声却是极度的缠绵婉转,在配上她那一脸无辜的表情,却是只听的林三血脉微张。
  心中暗骂一声「妖精」便不待伊人再次出声,探身压上这具诱人胴体,脑袋埋在那出饱满之处,张开大嘴,把那一只雪峰含入口中,安碧如假作那柔弱女子,一只玉手虚推自家小官人,另一只手则紧紧抓住自家小相公的长枪,仔细摆弄,林三也不去管下体的酥麻,只是咬住伊人的娇乳,另一只手则往她胯处摸去,一触之下,自是水漫金山,只见他手指灵活的拨开花唇,压住蚌肉磨蹭一会,接着指头一曲,便闯了进去,这一探弄,却直弄的身下玉人情欲渐起,纤腰微微摆动,小嘴绽出细碎的娇吟。
  安碧如此时只觉的林三那根指头在自己下体不住戳刺挖掘,只把她美得浑身僵硬,弓身摆臀,蜜处不住收缩翕动,淫水迸射而出,传来「滋唧、滋唧」之声,朱唇中虽然传出求饶之声,实则一只玉手仍旧紧握自家相公的命根子,不同揉搓摆动。
  林三强忍下体越来越强烈的刺激,盯住安碧如那姿姿媚媚的俏脸,在她耳边恶狠狠道:「看今日老衲如何降伏了你这妖精。」甫说毕,便低下头去,再次含住乳头吸吮,安碧如上下受袭,只觉得浑身阵阵痉挛,深宫之处,酥酥麻麻,直痒到骨子里,禁不住娇声低吟:「噫!好美,快……快要丢。 」果然不到片刻功夫,身子猛然僵住,一连几个剧颤,却是率先泄了身,不过紧接着,林三也是一阵闷哼,只觉下体一麻,立刻精关难守,长泻而出。
  这让林三岂能忍受,正待重整雄风,提枪上马之际,却听到外面传来声音,却原来了是时辰到了,该到千绝峰去了,看着此时已经陷入迷茫状态的安碧如,林三只得暗道「且先放过你」便起身穿衣向外走去,说来今日本来想去找自家仙子姐姐的,可惜被安碧如劫到这里,此时自觉喂饱了这个女妖精,却是该去安慰那位仙子姐姐了。
  岂料,林三这厢才走,原本躺在榻上一副奄奄一息模样的安碧如立刻便坐起身来,哪里还有之前的模样。



Back to Top